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系系会对我的人身侮辱

今年上半年该系系会组织的学生毕业集会,在未得到本人知晓和同意的情况下,将此展板放于香港中文联合书院的汤若望宿舍门口的场地,所为展台的一部分,供毕业生拍照。而我本人就在百米外的郑栋材楼的办公室。这些学生中不少是用心教过的,他们在毕业的时候不知道来感谢老师,还在背后侮辱老师。不仅涉嫌违反,更是不道德。这是香港教育的失败,更是香港中文大学教育的失败。入学只看成绩,不讲学生品德。这些学生口讲民主人权,却连尊重人也不会,我劝全世界的雇主在雇佣该系的毕业生前要三思而行!此事我早于几个月前就上报给学校,但是至今无人处理。有什么奇怪呢?大学只看排名,排名只看研究发表和资助。无人在意学生的品德与认真工作老师的被尊重!

盂蘭節如何文明祭拜

一年一度的盂蘭節又要到来,如何能保持这个传统节日的优点,比如对‘饿鬼’表达善心,又能与时俱进符合环保、卫生、健康的要求?以下是几个小贴士: 1.食环署可以在屋苑的祭拜点甚至食品回收箱,供市民完成祭拜后讲水果等仍可食用的祭品回收,供有需要的市民自由免费取用;也可以另设不可再用食品回收箱,专门回收容易腐败变质的熟食,如烧味饭等,以便与其他垃圾分开回收,减少蚊患和鼠患; 2.从市民这一边,可以减少购买不可回收的熟食做祭品,可购买真空包装的仿肉素食,祭拜后可取回仍可再食用。 3.为减少燃烧冥纸祭品带来的空气污染,可以以家里多余的物品用来祭拜,来代替燃烧。毕竟祭拜是表达对鬼神的敬意,心到即可,何必要用那么多物质的消耗、金钱的挥洒来攀比呢? 4.对于生产冥纸祭品的厂商来说,可以减少传统祭品的生产,转而多生产天然物料制作的香及蜡烛,即环保又对人体无害,也能发扬传承传统香烛工艺,更能起到表达对鬼神敬意的作用。 坊间传言祭拜过鬼神的贡品不能吃,吃了会生病。这些说法是没有数据支持的。请问这些论断有进行过统计吗?他们是请吃过和没吃过祭品的人填过问卷,跟踪记录他们的健康状况,再做出这样的结论吗?如果不是,就是盲信。浪费活人辛苦劳作得来的食物,而这世界上这么多儿童因为没有足够食物而饿死做鬼,将祭拜过鬼神的食物扔掉,会不会遭到这些饿死的儿童和穷人报应和诅咒呢?很难说俄!

河南暴雨死了10多人,而北美洲的热穹顶据估计已经死了600多人

河南暴雨事件刷了微信和央视屏幕,可是从今年夏季开始,北美洲的热穹顶高温已经直接或间接导致600多人死亡,很多科学家认为这是气候变暖带来的。而河南的暴雨也是由于‘烟花’台风造成,而‘烟花’台风之所以可以带来这么大的雨量和破坏力,也是与北美洲的热穹顶的气候现象相关。当我们为受灾群众捐钱捐物加油打气的时候,是不是也想想自己的生活习惯,包括日夜开冷气,以车代步,大量消费即弃产品(一次性塑胶餐具、口罩)和对环境有毒害的产品(各类化妆品、消毒液)等,实际上间接加剧气候变暖,是这些灾害的‘始作俑者’。当我们为这些灾民加油打气的时候,是不是又显得无知又虚伪呢? 以下是有关河南暴雨灾害和北美洲热穹顶事件的报道,媒体在这种事件上还要搞政治分裂,互相指摘中国和美国是灾害的源头。大家都住在一个地球上,对环境破坏的后果是共同承担,何必搞无谓的政治化炒作呢? 美国千年一遇“热穹顶”,也能硬扯中国?https://new.qq.com/rain/a/20210703A08OBF00 河南郑州的这场超特大暴雨,和大台风烟花密切相关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7-21/doc-ikqcfnca8097248.shtml

如何为轮候公屋人士提供安全可负担的居住环境

今天不幸看到一位居住大埔劏房女子和两名女童被人纵火身亡,深感痛心之余,其实政府可以在政策上稍加变通就可以让这样的困境中人士即可居住在更好的环境中。首先,目前的居屋可以以绿表价格买卖,却没有可以绿表或白表价格租赁,这使得很多居屋业主因为无法拿出100-200万补地价的钱而白白空置,也无法赚取合理的租金来补贴家用。其实可以建立居屋甚至私楼的绿表或白表租赁价格标准,对于未补地价的居屋业主,可以低于市场价格出租给合资格人士,而无需补地价;对于私楼业主,也可以向政府申请差价补贴,这样既可以改善轮候公屋的困难人群的居住环境,又可以让业主(特别是居屋未补地价业主)得益,这些业主不少也是低收入人士。而政府也不会增加太多的财政开支,就可以解决很多人的住房问题。 大埔惨案虽然我未做仔细调查,但是如此拥挤的居住环境,邻里矛盾纠纷会增加,是可以预见的。禁止劏房我很支持,但是要有配套的政策使得劏房住户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居住。而本文的建议是短期内可以达成这个目标的简单可行又省钱的方法! 新闻链接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600343-20210712.htm

市民和学者的职责

记者的工作是记录每天发生的重大新闻,不过什么是重大新闻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今天接到立场新闻一位女记者的电话访谈,她关心的不是香港的贫富差距和可持续发展,而是我有没有举报学生或老师违反国安法。她访问很有技巧性,先是问我有没有举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再问我有没有举报国安法怀疑犯法人员。为了防止相关记者编辑胡乱编写我的回答,我在此简单说明我的观点:: 1.国家自然基金会在行政上涉嫌官僚作风,很多内地学者怨声载道,本人认为该基金会应该多聆听基层学者的呼声,提高行政回应性; 2.关于香港政府部门运作不透明和效率低下的问题,我也深有体会,曾向有关部分多次反映问题,以尽到一位市民和公共管理学者的责任 除此之外,我也希望香港的高校相关负责部门能主动与警方合作,把祸害大众的违法者绳之以法。这需要复杂专业的工作技巧,超出本人目前的工作范畴和能力,所以也只能是呼吁一下了,不少香港人声称自己拥护“民主”,“自由”,所以我也觉得应该从善如流,不能因为有不同意见的学生、同事和媒体的骚扰、甚至侮辱,而默不作声,言论自由不应该只是自称’民主派‘的专利! 李薇 香港中文大学 可持续发展社 lwhk10@hotmail.com

香港邮局万用箱是回收来纤维生产

Hong Kong post office package box are made of recycled fibers 今晨香港邮局store打来电话,回应我的查询,告知邮局使用的万用箱是内地一家用环保回收纤维再造纸箱的工厂提供。这是个好消息,据这位工作人员称,香港邮政的采购政策遵循环保署的环保采购指引。那么为什么不用本地回收厂商生产的回收再造纸箱呢?他回答说,是因为本地厂商只有一家,不符合采购政策。难道一定要多家竞投才能避免浪费公币吗?实际上,一个5公斤的万用箱价格为17元港币,实在不便宜,千里迢迢从内地运送,既不经济,又不环保(增加运输能源消耗),那么政府为何不能弹性变通采购政策呢?库务局实在应该反省一下,所谓的价低者得、竞争性采购政策是否真得符合公众利益。 我在电话中还建议邮局设立市民咨询委员会,因为大家普遍反映邮局服务效率低,队伍长,邮费贵。设立咨询委员会可以及时了解市民需要和市场环境。比如,邮局是否可以就地回收纸箱,用于制造万用箱呢?邮政本来就是做运输得,把回收来的纸箱运送给工厂,既可以降低成本,又可以减少回收工作的中间环节。现在纸皮回收基本上由各大清洁公司的基层员工负担,可以通过回收增加的收入有限,劳民伤财,做不好还要遭人投诉。如果邮政能帮手回收,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作为运输机构(即纸皮垃圾的产生者),也有这个责任回收弃用的运输纸箱,

政府应同时向消费者与生产者征收垃圾处理费,加强监督环保团体对公众问责

近日一些民间团体的公众意见调查显示,大多数市民支持征收垃圾处理费。香港面对日益严峻的垃圾处理问题,然而源头减费不仅仅是消费者的责任,更应该生产者的责任。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增加销量,过多使用一次性包装材料,一包半斤的饼干,至少有10多个小包装塑料袋,有这个必要吗?街市买菜,卖菜的人问也不问就拿塑胶袋包裹半斤菜,不同菜品还要分开包装;面包房每个面包都要塑胶袋包住,这些塑胶袋被污染,给回收造成很大的麻烦;回收工人每天工作量巨大,急需增聘人手,或增添自动处理设备来完成工作。谁来承担这些成本?不要老是要政府出钱,政府的钱也是来自纳税人的,不能无限补贴,比如环保署的绿在区区计划,每年花费资金上亿,但是减费作用并不明显。一边是辛辛苦苦回收,一边是财政司长派发消费券,大力鼓励大家消费,消费越多,垃圾产生越多,请问财政司长,有没有考虑过你的政策对垃圾处理的影响,对财政负担的整体和长远影响?陈茂波应该反省这种乱派钱、鼓励物质消费的政策。有限的财政资源应该用于鼓励公众提升教育、精神文化的消费水平,这才是有品位的,也是为社会长远健康发展有益的。 以下是环保署回复我的电邮,环保署也是非常无奈,人手不足,这些绿在区区项目的承接方不少都是百年老店,有权有势,甚至可以影响特首选举,就算服务质素和效率不高,环保署又能拿他们怎么办呢? 公众人士应该擦亮眼睛,立法会议员应该加强监督这些组织!

宠物与人-谁更重要

香港不少人爱养宠物,每天花费不少金钱买宠物食品,给宠物洗澡、散步、买新衣,宠物病了,还要每日花费几百上千看医生,好主人会对宠物不离不弃,不负责任者会随意遗弃。这个慈善组织已成立28年,不仅收养被遗弃的猫猫狗狗,给他们看医生,还让猫猫狗狗给社会弱势群体带去关怀,可以同时兼顾人与动物的慈善,一举多得!希望多一些兽医愿意低价给这些宠物们看医生,不要收取太贵的费用!